“感動海南”2020十大年度人物評選 | 趙月英和倆兒子的環保夢

  海口83歲環保奶奶趙月英 兩年多送出3000個環保袋

  她的兩個兒子都是環保站“站長”——沒工資還倒貼錢 每天與垃圾打交道 干最重的活

  母子仨的環保夢

  讓塑料垃圾徹底消失

  2018年11月和2019年5月,80多歲的趙月英兩次心臟病發,喘不上來的那口氣,差點要了她的命。然而,兩次出院后的第二天,她都出現在白沙門環保教育站,坐在了縫紉機前。

  這位來自河南農村的老太太,沒受過多少教育,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會寫。卻知道在把環保袋送給別人之前,一定要囑咐一句:“少用一個塑料袋,多給地球一份愛。”

  這是她的兩個兒子給她灌輸的環保意識。兩年多時間,制作3000多個環保袋的趙月英,成了海口白沙門環保教育站的“明星”。她的身后,是兩個兒子堅持3年的環保志愿服務。

  “如果早知道做環保這么辛苦,我還不如回去賣水果。”小兒子蔣軍偉還可以再做選擇,卻還是選擇和各類生活垃圾為伴。他不是下不了離開的決心,而是邁不動離開的腳步。

  這座建在公共廁所旁邊的環保教育站,早已與環保、家人、退休老人,甚至是理想,產生了牢不可分的聯系。即使想過離開,蔣軍偉和哥哥蔣付軍卻還是選擇頂著困難,守住這方天地。

  新海南客戶端、南海網、南國都市報記者 賀立樊 王天宇 文/圖

趙月英和她的兩個兒子(右蔣付軍,左蔣軍偉)。

  83歲老母親

  兩年多時間制作 3000個環保袋

  腳踩踏板,手壓車線,看著縫衣針上下穿梭,趙月英覺得此時的自己“最快樂”。

  縫紉機一側的工作臺上,放著一疊裁好的窗簾布——這是別人家丟棄的舊物。通過縫紉機,趙月英能把它們改造成一個個環保袋,去掉多余的線頭,免費交到每一位前來的市民游客手中。

  今年83歲的趙月英,一天大約能制作5到6個環保袋,然后被分發一空。她的手中沒有存貨,今天所制作的環保袋,甚至是幾天前就已被人預定的。“少用一個塑料袋,多給地球一份愛。”每次送出一個環保袋,趙月英總是不忘重復這句話。趙月英沒有上過學,卻知道塑料袋難以被自然降解,“可能幾百年都無法被自然吸收。”這是她的兩個兒子常對她說的話。

  事實上,自從1922年制出最常見的塑料——聚乙烯之后,人類制作的第一批塑料袋,至今也沒有完全被自然降解。

  2017年9月15日,在海口市美蘭區政府的支持下,白沙門環保教育站正式成立,趙月英的二兒子蔣付軍擔任站長。

  有一次,為了逗母親開心,蔣付軍拿出一個塑料袋套在頭上,扮起無法呼吸的樣子。趙月英有些反感,蔣付軍卻告訴母親,要是大自然里的小動物被塑料袋套住頭,那該有多難受。

  那時的趙月英還不太清楚什么是“環保”和“塑料垃圾”,倒是對兒子的玩鬧感觸頗深,“還有多少小動物,正在受這份苦?”

  環保教育站成立不久,趙月英加入其中,成為一名志愿者。一年后,有志愿者給站里送來幾臺縫紉機,趙月英坐在其中一臺前,開始了屬于自己的環保之路。

  五顏六色的布料,有些是舊衣服,有些是舊床單。清洗消毒之后,趙月英能把它們制作成五顏六色的環保袋。兩年多的時間里,趙月英制作了3000多個環保袋。

  總有人提出用錢購買,趙月英堅決不同意。“這是免費的,只圖你們能用得上。”環保不圖錢,這是趙月英對環保的理解,也是她在兩個兒子身上看到的東西。

趙月英在制作環保袋。

  二兒子——環保站站長

  每天與垃圾打交道 掙的錢全貼進環保站

  12月9日上午,又有一批志愿者搬來幾箱礦泉水瓶。大家圍坐一團,把剪碎的塑料袋塞進瓶子里,上百個這樣的瓶子組合起來,能夠拼成一張結實的長凳。

  這期間,有人問起白沙門環保教育站站長蔣付軍,當站長一個月工資有多少?蔣付軍笑了一會兒,告訴他,沒有工資,站長也是志愿者們給他“封的”。“我在站里待的時間最長,站得時間長,成了‘站長’。”

  蔣付軍是一位環保志愿者,3年前,得知海口市美蘭區政府將成立白沙門環保教育站,他選擇全程參與環保站的籌建和運行。在他的眼里,環保就是一次次選擇。

  蔣付軍曾在萬綠園經營旅游單車生意,每天打烊后,他一個人在萬綠園散步。走著走著,總能看見幾只丟在地上的煙頭。“不好意思撿,往前走了幾步,又看到幾只煙頭。”蔣付軍還是彎不下腰,總覺得有人在看他,“撿煙頭這樣的事情,好像和大多數人的選擇不一樣。”可是蔣付軍的心,就像被那幾只煙頭燙著了,一直放不下。

  終于有一天,蔣付軍迅速彎下腰,一把撿起了煙頭。“那一刻,突然覺得沒啥大不了的。”那是十多年前的一天,從那天起,蔣付軍在萬綠園撿煙頭,在海邊撿礦泉水瓶。

  2017年9月15日,白沙門環保教育站在一間公共廁所的二樓成立。有人覺得,環保站建在公廁上面,肯定做不起來。蔣付軍卻覺得,環保不嫌臟,只看有沒有那顆保護環境的心。

  其實,蔣付軍也常常記起那句話:“心有余而力不足。”作為一個環保志愿服務站,白沙門環保教育站沒有經營收入。成立初期,隨著志愿服務范圍不斷擴大,志愿者們從單一的宣教,拓展為垃圾分類、回收利用等更繁雜的工作。一整天的工作,大家還得自掏腰包解決午飯。

  非營利的環保志愿服務,是與垃圾打交道的每一天。“又苦又累,一眼望不到頭,眼前只有各種各樣的生活垃圾。”蔣付軍幾乎把做生意掙來的錢全貼進環保站,可是花錢的地方,還有很多。

  蔣付軍為大家買來肉和菜,卻沒有冰箱儲存;陰雨天在樓下分類垃圾,卻連一塊遮雨的棚也沒有;各類垃圾和工具,也找不到存放的倉庫。

  每一次冒雨分揀垃圾,很多人的眼里都混著雨水和淚水。蔣付軍還是舍不得放棄,做了選擇就要堅持下去。

  帶動老年志愿者加入環保站

  20多年前,蔣付軍來到海南務工。最初時,他騎著單車走街串巷賣冰棍。幾個月后,他的商品換成了酸奶,依然騎著單車,為客戶送奶。

  一次送奶的過程中,蔣付軍認識了退休旅居海南的何奶奶。蔣付軍每次送奶,何奶奶總會給他遞上一杯水,有時知道他沒吃早餐,何奶奶還會送來幾包餅干。

  憑著努力,20多年后,蔣付軍有了自己的事業。他常常想,自己能夠做什么,去回饋幫助過自己的人?“也許不是回饋某個人,而是這個社會。”想來想去,直到白沙門環保教育站的成立,讓蔣付軍覺得,終于有了一個可以全身心投入、回饋社會的平臺。

  環保站成立的頭一年里,站里的成員以年輕志愿者為主。不久之后,許多日常在白沙門鍛煉身體的老年人加入進來。在頗具時代感的“環保教育站”牌子之下,這里仿佛成了“老人之家”。

  “一開始朋友們不理解,為啥來這收拾垃圾?”退休多年的何九成,曾經開過社區門診。有一天朋友遇見了他,看到他正在分揀塑料垃圾,焦急地問:“老何怎么了?生活困難了嗎?”

  何九成哭笑不得:“在這發揮余熱,為環保盡一份力。”何九成喜歡帶著孫子在白沙門公園游玩,他希望這一片翠綠的草地,不受塑料垃圾的侵蝕,永遠翠綠下去。

  眼看著環保站里的老年志愿者越來越多,蔣付軍想到了何奶奶,找到了她。20多年后再次見到蔣付軍,已經90多歲的何奶奶抱著他痛哭。

  何奶奶剛剛失去了親人,兩個保姆照顧著,身體依然不好。她把自己鎖在家里,無事可做,更加走不出悲傷。蔣付軍很唏噓,邀請她加入環保站,“不方便過來,可以在家里收集一些廢舊物品,我上門來取。”何奶奶同意了,時不時為環保站積攢一些舊衣廢瓶。兩年多過去,她早已走出悲傷,不需要保姆,身體也在好轉。

  如今的白沙門環保教育站,已帶動了數百位老年志愿者參與環保,晚年生活變得更加充實。志愿者們也以自己的方式,幫助著這座環保站。

  得知環保站沒有倉庫,志愿者馮花、陳澤錦夫婦掏出十多萬元,為環保站搭建一座木制倉庫。志愿者王金花奶奶花了1萬多元,為環保站搭建了露天大棚。志愿者沈麗芳提供了一臺冰箱,經營縫紉店的志愿者賀二保,一下子買回來5臺縫紉機,為趙月英等人制作環保袋提供保障。

  美蘭區政府為環保站擴建場地,免除水電費用。一家愛心企業更是每天提供80份免費午餐。

志愿者把垃圾回收利用。

  小兒子——“副站長”

  重活都由他干 每天累得直不起腰

  自從2018年7月正式開始制作環保袋以來,今年12月8日,趙月英少有地請了一天假。

  “她有些感冒,打算接回家照顧幾天。”可讓趙月英的二女兒蔣小玲沒有想到,僅僅休息一天,趙月英就鬧著要回環保站。她對女兒說,還有很多人等著要環保袋。蔣小玲有些不以為然,“哪有這么多人看上你的環保袋。”結果當第二天結束時,趙月英做的環保袋又被領取一空。

  小兒子蔣軍偉笑著送趙月英回家。他曾是一位水果批發商,整天走南闖北。兩年前,蔣付軍對弟弟蔣軍偉說,有空回來陪陪媽媽,“媽媽已經80多歲,就算你從現在開始,每天都陪著媽媽,你還能陪幾天?”

  2018年7月,蔣軍偉把生意交給愛人,來到環保站,陪著趙月英。志愿者們叫他“副站長”。“站里老人多,重活只好我來干。”果皮菜渣制成的酵素,可以改善水質和土壤,可是一桶100斤左右,蔣付軍一趟要搬22桶,才能裝滿一車。一天下來,累得直不起腰,“還不如回去做生意。”

  可第二天醒來,蔣軍偉又不自覺地回到環保站。“這一桶桶酵素,免費送給市民和機構,撒進水里和土里,日積月累能夠改善環境。”蔣軍偉逐漸覺得,自己是在做一件大事,從照顧媽媽的“小愛”,變成保護環境的“大愛”。

  她與他們的理想

  一定會等來塑料垃圾消失的那一天

  來到白沙門環保教育站之前,趙月英一頓要吃7種藥,身體每況愈下,時不時在家休養。

  2018年11月的一天,蔣軍偉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趙月英喘著粗氣,艱難地說:“軍偉,我快不行了。”

  蔣軍偉嚇了一跳,開車連闖幾個紅燈回到家。吃了救心丸的趙月英勉強打開了門,癱倒在蔣軍偉眼前。

  經過搶救,趙月英轉危為安。出院后的第二天,又回到了環保站。幾個月后,2019年5月的一天,趙月英再次心臟病發作。年紀太大,不方便做手術,醫生建議趙月英做些開心的事。“在環保站最開心。”又是出院第二天回到環保站,趙月英踩著縫紉機踏板,繼續做起了環保袋。趙月英相信,大家一定會等來塑料垃圾徹底消失的那一天,“無論能不能看到那一天,我都在為那一天做些事情。”

  那也許是子孫后代所處的世界,趙月英、蔣付軍、蔣軍偉、何九成等千千萬萬的環保志愿者,都在做些事情,去換來那樣一個綠色的世界。

  “那是我們的理想。”2018年5月的一天,攝影愛好者王波偶然發現這個環保站,最終她放下相機,加入其中。

  讓所有人欣慰的是,在白沙門環保教育站之后,一座又一座環保站在海南散葉開花。隨著2020年12月1日海南啟動全面禁塑,志愿者們期盼的那一天,終將與理想一起,照進現實。

南海網版權聲明:
以上內容由南海網原創生產,未經書面許可,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對上述內容的任何部分進行使用、復制、修改、抄錄、傳播或與其它產品捆綁使用、銷售。如需轉載,請與南海網聯系授權,凡侵犯本公司版權等知識產權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電子郵箱:nhwglzx@163.com.
責任編輯:林芳羽

原創報道

精彩海南 新聞早知道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MG春假时光爆分技巧 3d组三和组六判定 比特币 以太坊交易平台 湖南麻将游戏单机版 真人龙虎斗分析软件 印尼五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11选5专家杀号360 以太坊分析师 南平棋牌平台 免费麻将明星三缺一 重庆时时彩可可计划 金鹰娱乐平台 顶呱刮能玩的APP 即时比分直播 在哪里看比特币走势 网上彩票取消了合买 河南11选5下载